夏夜,几道月光透过窗户细细地缝隙

夏夜,几道月光透过窗户细细地缝隙

雨 夜 文/王海南(安徽) 夏夜,几道月光透过窗户细细地缝隙,照射在二蛋的床上,像几条发情的蛇,紧紧地缠绕着他。二蛋挣着眼睛,穿不透这漫漫夜的黑。 二蛋不知怎地,今天晚上就是睡不着觉,他强迫自己数数,可从一数到九百七十七,九百九十九时,还是没有

小 玉 之 死

小 玉 之 死

小 玉 之 死 文/跳特(辽宁) 二零一一年的十月七日,十一长假的最后一天,午后的阳光依然是火辣辣的,没有一丝退让的意思。我妻子跟我说要去商场逛逛还要买一些晚饭要用的食材,这样可以一兼二顾。可等到我再和她见面的时候已经是阴阳两隔。 傍晚五点左右,

狷 狂 刘 生

狷 狂 刘 生

狷 狂 刘 生 文/吕颖(陕西) 刘生是个有本事的能人,和妻经营照相生意。 幼时,他上山下河、爬树掏鸟,堵人烟囱、挖地道逮狼,削陀螺打四角,也时常一人,站在墙根眯着眼睛晒太阳。最大的爱好就是一回家,不是写作业,而是拆卸家里所有电器。 收音机,大人

苦 难 里 的 青 春(小说)

苦 难 里 的 青 春(小说)

苦 难 里 的 青 春(小说) 文/王庆霞(江苏) 只要我们心中希望之火不灭,苦难总是会铸就坚强与隐忍,就像伟大的中国女性那样,始终与生活周旋,始终把生的希望传递下去。 题记 这场突如其来的全球瘟疫,一下子拉近了生与死的距离,在我和妈妈自我隔离的漫

美 丽 的 痕 迹(小说)

美 丽 的 痕 迹(小说)

美 丽 的 痕 迹(小说) 文 /陈蕊月(云南) 仍记得秋日温暖的风,仍记得热情如火的梦,到如今只能留在记忆中,只因为我不愿再伤痛……,耳机里正播放着龙飘飘的《美丽的痕迹》这首歌,这是一首很老很老的歌,她二十多年前听过,不知何故,她现在又喜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