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 灵

百 灵

文 / 杨留坤 百 灵 大约去年三月的时候,我打城外客运总站经过,遇到过一个事儿。 那时,一场春雨听不到一点响声儿,杨树柳树正比着把孩子送进暖风里,一个穿芝麻糊色长袍套雪花银马甲,盆脸茶壶盖头细眼睛的男人站在街边冲私家车门缝往里看,一会儿,又跳上

#8203;黑夜突然降临(小说)

#8203;黑夜突然降临(小说)

让我们一起点亮心灯 抗疫专栏 黑夜突然降临(小说) 文∕黄梅英 圆溜溜的眼睛,尖尖的嘴巴,奓起的胡须,肉塌塌的肚子,扑扇着一双翅膀的东西,正呲牙咧嘴,绕着他吱吱尖叫,一次次俯身向他猛扑,他手忙脚乱地躲闪着,大声求救 戴维猛然从惊悸中醒来,发现自

夕 照

夕 照

小说专栏 夕 照 文 / 辛相国 虽是日暮时分,光线还是有些强,王伯不由眯起了眼。马路对面学校的大门前静悄悄的,王伯直直地坐着,如同雕塑。 放学了,孩子们像出笼的鸟儿,笑着、跑着、闹着,出了校园。他们飞奔向属于自己的坐骑,一时间,三轮车、电动车、

猫村长的一天

猫村长的一天

小说专栏 猫村长的一天 文/麻雀 村部办公室内,猫村长整理好资料、文件,咂一口茶,打一个呵欠,又连着一个呵欠,轻轻地,犯开了困。 就在这时,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响得人的心儿一颤一颤地,直发怵: 猫村长,猫村长,新村,新车站发现一辆

京剧之恋

京剧之恋

文 / 李抗生 京剧之恋 只歌不语的悉尼歌剧院,迎来了亦唱亦舞亦语的中国京剧,《白蛇传》让安娜连看数场还不过瘾。她坐在高价的前排座上,手举望远镜,把京剧的甩水袖等一招一式,连亮兰花指都看得清清楚楚。京剧的唱念做打、服饰、脸谱、道具、背景、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