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盆草莓

一盆草莓

一盆草莓 五天一次的本村大集,转眼就到了。 上午十点,二婶把头梳得光光溜溜,衣服穿得平平整整。斜了一眼躺在炕上听评书的二叔,说我去赶集了。中午随便弄点吃的。 二叔眼皮没抬为啥非等到头晌再去? 还不是因为,这时候物件便宜,这个点最能淘到好而不贵

右手

右手

右手 我又看见白松了。只是少了一只右手。 三年以前,我刚毕业,来到公司报道。接见我的就是白松。 他长得高高瘦瘦的。面皮很白。他腼腆地握住我的手。他的手很细嫩,像女人的手。 后来熟悉了,知道有这样一双美手的白松,竟然是个修理工。如果机器有了毛病

蛇人

蛇人

小小说 蛇人 文/晨漠 一阵风声由远及近,院里的榆树在寡淡的月光里,张牙舞爪地晃动着丑陋的身体。 振宇从炕上坐起来,把被子往前扯了扯。又顺手从枕头旁边的烟盒里抽出一根 蓝硬芙蓉王,随着打火机叭的一声响,一明一灭的烟头,在黝黑的小屋里燃起了缕缕青

父亲的寻找

父亲的寻找

小说专栏 父亲的寻找 文/马建忠 周一的阳光总是慵散,像树懒缓慢攀爬。碰头会结束,甄诚一脸铁青地从编辑部主任办公室走出来,他摊上事儿了。 同事们跟在后面窃窃私语。A记者说,上周领导还一个劲儿夸他能干,你看怎么样,福祸相依,人呢,千万别得意。 B记

老王的家法

老王的家法

小小说 老王的家法 文/苦果 老王已过花甲之年。 老王的家法很特别 。他每天早上六点准时起床,然后去厕所,上完厕所,在院子里干咳三声。这三声咳嗽,无异于部队里的起床号,除父母可以享受特权之外,其他人等必须立即起床,否则会招致老王一顿劈头盖脑的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