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旧事(下)

老街旧事(下)

小 说 老街旧事(下) 文/李尧隆 五 你还别说,那年和有米做伴儿没娶老婆的还有大队书记秦楚国的小舅子杨老七。与有米相比,杨老七那是牛屎比麝香不在一个档,不单个子矮、块头

凑数

凑数

小 说 凑数 朱承业盯住驶过来的凯迪拉克,心里默念道:轧,轧,轧。我尻,又没轧到实线。 这已经是第二十三辆豪车。它们今天竟然统统一反常态,都规矩起来了。根据几年来的经验,价值五十万以上的车是不会这么讲究的,轧个线,违个章,都是家常便饭。 十二月

老街旧事(上)

老街旧事(上)

小 说 老街旧事(上) 文/李尧隆 一 杏林是有米的家。 杏林原为云梦泽,在八百里洞庭东北一角。因地质的变迁,云梦泽逐渐缩小,形成绿洲。洲上野生杏树茂密成林,故名杏林;有一弯碧水从杏树林间流过,名曰杏林河。有米家就住在南街的横巷子里,他从小就在这

扶贫路上

扶贫路上

小 说 扶贫路上 文/沈林峰 接到组织委派的通知后,县直单位的帮扶队长小陈马不停蹄赶到杏花村开展驻村帮扶工作。这也是他第一次走出机关大院,去基层锻炼。 然而,在深度贫困村,扶贫始终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 这天,他要和农技站彭主任去村上蹲点帮扶。这是

父亲的那一巴掌

父亲的那一巴掌

父亲的那一巴掌 小时候,我玩劣之极。而父亲是大货车司机,手掌又粗又重,让我望而生畏。 打架犯错,再加上嘴犟,肯定要挨打。父亲的巴掌总是落在头上不少于三下,即使我大喊:我错了!下次不敢了。巴掌还是会落下,还是不少于三下。有次我和别家的小孩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