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冽

凛冽

小说 凛冽 叶稻葵 一 一场雨落下,接着入了处暑,庄稼长得旺盛,大地像个经了事铅华洗尽的浪人,脱了层皮后终于缓缓地醒觉过来。 他叫陈迟,陈家村响当当一后生。上世纪70年代,他给陈禁火家带来了旷日持久的欢笑。陈禁火是个耿直的农家老汉,村里人却笑话他

他的未来我做主

他的未来我做主

他的未来我做主 赵菡带冯理想离开康复中心后,很快就进入了一家贸易公司。因表现出色,公司分给她一间公寓,她与冯理想一起住了进去。 自从为公司拉了几起大单后,她的地位就强势崛起。工作一忙,就逐渐地把家务交给冯理想打理。 冯理想喜欢做家务。洗衣做饭

巴尔图

巴尔图

小说 巴尔图 文/曹广平 巴尔图一大早就起来了,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也说不上是好是赖。巴尔图早就不在村子里住了,他现在居住的地方,离村子足足有三华里。自打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媳妇吉雅图,他就躲这里来了。说是躲也不完全对,因为这里有他的事业,咋能

海鸥海鸥有心事

海鸥海鸥有心事

海鸥海鸥有心事 短篇小说 文/孔凡勇 斜倚着拦潮坝,我恣意地朝坝体撒尿,一股股酒性骚味逆着海风窜上来,偶尔有风头折下去窜入裤筒,舒服得让人想飞。我笃信海鸥不是鸟,是一群化成飞鸟的巫师,连着蓝天和大海的巫师,它们嘎嘎的叫声里充满了心事。海鸥们扇动

小说 生命的河流

小说 生命的河流

小说 生命的河流 文/李同书 靳阳把车开往八里湾的方向,甚至没来得及给自己找一个借口,打了一把方向盘,车子立马径直往前驶去。新铺的路面光滑整洁,阳光像洗发水一样毫不吝啬地洒在上面。透过前档玻璃,他看见前方好像起了雾,一团一团,密集而粘稠。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