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松林坡(小小说)||四川 章科才

惊魂松林坡(小小说)||四川 章科才

● 章科才 年逾半百的李老汉上街赶场遇上几个邻村的老朋友,中午在饭馆喝酒喝多了,倒在饭馆桌子上,一睡就是大半天,晚上九点多钟被服务员叫醒后,才偏偏翘翘地离开饭馆回家。 李老汉的家离街上有十多华里,在朦胧的夜幕下,他高一脚矮一脚地往家赶,当走到

月姑笑弯了眉毛(微型小说)||河南 郑振富

月姑笑弯了眉毛(微型小说)||河南 郑振富

月姑笑弯了眉毛 ● 郑振富 月姑,从老槐树的枝桠间,惊喜地探头张望,神秘兮兮地贴耳窗棂,凝神倾听 哇! 这首,初涉人世,惊魂夺魄的最美的赞歌,熨合了年轻母亲那首次阵疼的伤口。她那抑仰顿挫幽婉的奶音韵致,悦耳中听,又律动着一支二重和谐的心曲: 女

陷 阱 (小小说)||湖北 陈昌荣

陷 阱 (小小说)||湖北 陈昌荣

● 陈昌荣 一夜的狂风暴雨,终于停了,然而天并不湛蓝,灰蒙蒙的云层仍然很低,不久又下起了小雨 天刚麻麻亮,刘老五拖着疲惫的身子摇晃着进了家门。刘大婶一见到他就问,昨夜你到哪里去了?叫我一夜为你担心! 刘老五脸色阴郁,愤愤不平地说:阴沟里翻船了。

怀念父亲||辽宁 田洪文

怀念父亲||辽宁 田洪文

● 田洪文 父亲2018年6月7日去世,享年88岁。老人家临终前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夜不能寐,写诗悼念。 辞世一八六月间, 光阴荏苒一整年。 夜深无眠想心事, 老父音容浮面前: 出生之时大事变, 日寇统治度童年。 沈阳解放成家业, 与母携手七十年。 兢兢业业

忆南国端午 ||江西 阳春三月

忆南国端午 ||江西 阳春三月

● 阳春三月 1 一曲离骚千古祭,无聊岁月叠烟波。 连天烽火垂双泪,捲地胡尘化九歌。 国破心疲诗骨邈,城亡意懒酒愁多。 而今只剩龙舟劲,桨影摇风恨汨罗。 2 凌波破浪赛龙舟,粽子飘香几许愁。 不见当年骚体客,空怜旷世别时侯。 南薰带梦从云出,北渚囊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