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伏

夜伏

作者/李铁峰 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临沂市兰山区电力抢修值班员马胜利接起电话,是黄家屯村里的居民打来的报修电话,电话内容就是家中停电,村子里的路灯也不见亮着。 挂了电话,马胜利看着队长何秀山说:何班,是局部停电,这个变压器是客户产权的,接

小说:亲情 #8203;作者/石林

小说:亲情 #8203;作者/石林

作者/石林 林晓兰九岁时母亲不幸得癌症去世了。母亲死后不久父亲给晓兰娶回了个后妈。后妈一进门就对晓兰左看右看不顺眼,待第二年生下弟弟晓林后,对晓兰更是视为眼中钉。就连弟弟稍稍懂事后对晓兰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稍不如意就又打又骂。 林晓兰在痛苦中

老奴

老奴

作者/吴岂强 也不是你的公司,你瞎超哪门子的心? 老奴干上火,实在是受不了,便开始这么想,这么自个儿劝自己。 老奴进这家公司时,是以皇亲国戚.自家人的身份隆重登场的! 不是老奴还真拿自己不当外人,时时为公司着想,操心。 也不是他忘了老板娘给他定的

渡口逸事

渡口逸事

作者/戴秋纯 (一) 不知什么时候,这个渡船码头成了南北交通的要道,不知什么时候,这里的摆渡人不见了,人们采取了一种新的摆渡方式,扯船索。河的两边由两根长长的又硬又粗的绳子将渡船连起来。人们扯动船索就可以过河了。而且,来来往往的人们也只听说,

迟开的丝瓜花

迟开的丝瓜花

作者/裴仁华 潘娘三十岁守寡,守寡后的潘娘双唇紧闭,潘娘那不启封的双唇如一枚杏仁。潘娘的脸很吸引男人的目光,但潘娘回敬男人的目光如冬天的寒冰! 潘娘冷淡男人是因为有海儿,海儿比她自己的命更重要,她不让她的海儿受到丝毫欺视,潘娘因此而忍受孤独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