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愿下乡(短篇小说)

自愿下乡(短篇小说)

自愿下乡(短篇小说) 文 | 三月雨 公元1961年,深秋。 长白山余脉青龙山脚下,一望无际的广袤田野草木枯黄,大地凋敝。 不远处,抚顺东露天煤矿莫地沟工人棚户区,一排排青砖灰瓦起脊平房,格外冷清,寂寥无声。 凌晨5点,天刚蒙蒙亮,我家老少三辈8口人早

微笑的旅行达人(小小说)

微笑的旅行达人(小小说)

微笑的旅行达人(小小说) 文 | 山立 01 学校的水保中心通知我去黄山参加水利部举办的水土保持编制方案学习班 同去的还有节水中心的沈吉。旅途中有个伴,当然是最惬意不过的事。沈吉健谈,面部始终保持着微笑。对我国特色景致与何地出美女了如指撑,光那旅历

四两牛黄

四两牛黄

四两牛黄 文/张志田 秋夜,虫声叽叽咂咂直冲着董二鬼的耳鼓,聒得他心烦意乱。一弯上弦月隐在院子里的树梢后,风吹柳动,诡异的树影在窗前晃来晃去,像是一个个人影趴在窗户上窥探,董二鬼的心里直发毛。 他赶紧拉上了窗帘儿,在屋子里坐立难安,从炕头走到

离家出走(微小说)

离家出走(微小说)

离家出走(微小说) 文/黄俊 高医生和爱人尚护士吵了起来,尚护士委屈地说:这日子过够了,我要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什么时候回来? 无限期。 好啊!你买机票去吧! 不买是小狗,买远处的 好,我这就去买:三亚的,天涯海角,不走是小狗 高医生:我也离家出走 第二天,

说与人间不忍听(小小说)

说与人间不忍听(小小说)

说与人间不忍听(小小说) 文 | 鞠风亮 波渺渺,柳依依。烟雨遥,杏花飞。 三月,古都南京城草长莺飞,繁花似锦。 秦淮河北岸夫子庙的文德桥以南,密密麻麻围起一群新梳了油光光长辫子、穿着满式长衫的市民。 人群的中心,设一桌,一椅,一镇纸,一折扇。桌

我永远留在了2020年的2月

我永远留在了2020年的2月

我永远留在了2020年的2月 文/刘一平 天亮了。 我该走了。 纵然我有千般不舍、万般留恋,但我还是要走的。我太累了。我累得眼睛一点也睁不开,周身动弹不得,四肢冰冷得没有了一丝温度。心脏已停止了跳动,双肺也没有了任何呼吸。但我却清晰地听到了主治医生

不能没有你

不能没有你

不能没有你 文/黄梅英 1 从他登机的那刻起,她就处在极度惊恐中。全身时不时一阵颤栗掠过,身上冒出层层鸡皮疙瘩,并夜夜噩梦,不是滚落悬崖,就是溺毙深海,或在黑暗中奔跑,被猛兽追赶 她变得敏感多疑,连他发来的一句语音、一个视频,都会细细推敲;电话

芒儿娅的梳妆镜

芒儿娅的梳妆镜

小说专栏 芒儿娅的梳妆镜 文/孙朝梅 1 芒儿记事早,他最先记得的,是一张挓挲着许多毛的又大又长的花脸。 黑白相间的花脸,铺天盖地的大,满脸挓挲着吓人的毛;两粒带着白边的黑球儿,骨碌骨碌地转;一个小碗口那么大的肉饼饼,粉嘟嘟儿地挂在下边,撑着俩黑洞

冷水镇

冷水镇

冷水镇 文 / 杨留坤 忽然想去一趟冷水镇。照理说我应该忘了冷水镇,连同冷水镇这三个字。 忘了是哪一年去的冷水镇,一次或是两次。离开它二十多年了,不,有三十年了吧。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我以为自己已经把冷水镇忘干净了,可是怎么又想起来了呢,竟然还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