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小说:呜——

闪小说:呜——

病床上一位耄耋老人,按着肚子不住地哼哼:疼,疼…… 老年人便秘,家人棘手,医生慌神。 咋办呢?贤医生,过一个星期了,陪伴的孙子瓮声瓮气诉说,上吃下塞,越来越没有作用,倒是影响了阿尔茨海默症。 嗯,会有办法的。小贤医生开始按摩病人的肚皮,然后

闪小说:让座

闪小说:让座

公交车靠站,走上一位银发老好婆,清瘦清瘦,可是精神矍铄。 慢慢地,又走上一位小个子老者,抖抖簌簌,迈上车,手里的拐杖竟然滑落。 司机欠身招呼:当心,走好咯。 坐于车前头的小伙连忙让座。 车门边的那座位,太过高危,小个子老者努力,努力,却够不着

闪小说:猫狗之战

闪小说:猫狗之战

猫咪在树底下逗玩花丛间的蝴蝶。狗崽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突然扑向猫咪。 不妙,有人偷袭,猫咪往右一闪,躲过了袭击。 偷袭我,卑鄙!猫咪怒怼狗崽,有种,面对面比一比。 谁怕谁呀?放马过来。狗崽一脸鄙弃。 不必,让你三招。喵咪抹抹嘴,欢眉喜脸笑眯眯。

闪小说:好朋友

闪小说:好朋友

老友们说:老邹和老柳是好朋友。他们孩提时是玩友,读书时是学友,从业后是工友,退休后是牌友。 一日,牌友们结伴骑游,抵临映山湖。落座,闲看绿肥红瘦。啪嗒,出神赏景的老邹撞着一旁的老柳,老邹的旅游帽落水,顺风漂游。不会游泳的老柳连忙赤脚下水,捞

闪小说:牛命

闪小说:牛命

北风呼啸,冷雨锥骨。我骑着电瓶单车赶到新村康博,走进了凌晨去世的老校长家新屋。 校长家哀乐低回,亲友们悲恸痛哭。 老校长五零年入伍,归国后兢兢业业教书。可是朝鲜战场上那段浴血奋战的履历,为啥一笔带过,似有若无。 节哀,老嫂子,说明了我的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