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顺福丨小说《黄锻》

杨顺福丨小说《黄锻》

作者:杨顺福 一天,去州府办事,坐的是一辆商务车。途中虽只有两个小时左右,但车内见闻使我难忘。 因为头天晚上在写个东西,睡得较晚,所以一上车睡意便袭来。在迷迷糊糊中,车子启程出站了。 记不清是在什么地方,反正是美食一条街吧。我正在过早,吃了三

黑狼(短篇小说)

黑狼(短篇小说)

黑 狼(短篇小说) 那年月的故事 文/上兵伐谋 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只听见和他一起下乡落户到清河林场的知哥知妹们都叫他黑狼,他也自称黑狼。这大概是他总是一身黑色装扮,而且爱学狼叫的缘故吧,我想。 起初,清河乡的乡民们都觉得好笑,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麦田里的那条蛇

麦田里的那条蛇

文/小小说 曹广平 全家人都在害怕,谁也不知道麦田的道上咋会出现一条蛇。 自打二林那天到地里偶然发现了那条蛇,尔后的几天,二林的媳妇小芳也与它不期而遇,一家人便心有余悸了。心里奇怪这条蛇为啥会呆在地里不走了呢?。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

秋菊 《小小说》 | 寒冰心

秋菊 《小小说》 | 寒冰心

《小小说》 文/寒冰心 秋菊是她乳名,从小叫习惯了,大名都忘了叫啥。依稀还记得那时的她,清清瘦瘦的。当时才几岁的她,本该享受着那个年龄的父爱母爱,可她那些年再也没有得到过。那时的秋菊让我心痛又可怜,问她过的怎么了,只是她不说,光知道哭。我曾看

小说看台||胡新旺:理解(小小说)

小说看台||胡新旺:理解(小小说)

魏红云已提升到乡中心校任副校长,而他媳妇杜鹃则在家里辛勤操作,是一家之主。两个儿子都上班了,两个儿媳带四个孙子整天围着杜鹃转,杜鹃没事不是逗孙子,就是领俩儿媳妇逛街。杜鹃还操持着一家人的一日三餐,变着法儿让一家老小吃好。生活虽不是很宽裕,

月亮不见了

月亮不见了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电话打到她家,半晌,她才接过话筒。喂?声音里,满是睡意。一个字腻中带涩,袅袅

心灵深处有最爱

心灵深处有最爱

初到美国的时候,在一位同学家做客。他是个既英俊又有才华的男人,却娶了才貌都远不相配的女子,尤其令人不解的,是他竟然抛弃了在国内交往多年、早已论及婚嫁的女朋友。 我的父母、兄弟都不谅解我!他指了指四周,可是你看看,我现在有房子、有家具、有存款

五分钟和二十年

五分钟和二十年

冬天的风吹到哪里都是刺骨的冷。正午时分,当我出差乘坐的列车缓缓到达这个名叫紫霞的小站时,尽管车厢里沉闷依旧,却仍然没有人打开车窗换换空气。我的目光透过厚厚的车窗倦怠地打量着外面。看起来,这是一个很荒僻的小城。 列车在此停站5分钟。 哗!车刚停

裤子,白裤子

裤子,白裤子

其实,我并不适合穿白裤子。我的身材不仅矮,而且胖,腿像萝卜,粗壮臃肿,但是自从十六岁,从母亲那里争取来了单独添置衣物的权利,我每年都会偷偷买来一条白裤子,藏匿在箱底,牛仔,麻纱,直筒,喇叭,我在每个春心萌动的黑夜,想象着白天,我也能像邻家

碎在上海的玻璃心

碎在上海的玻璃心

尹香是黄浦江边弄堂里长大的金枝玉叶,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做独立的装饰设计师,很时尚很自由的职业,还有一份不低的收入,而她并不快意。因为上海世面大,所以她的心和梦也飘得很高,不甘做一个上海的小家碧玉。 21岁的春天,命运刻意地安排尹香结识了来自西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