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喜和

小说|喜和

{001} 我叫宋喜和,出生在一个热烈又冗长的夏天。我在一个叫巴川的中部小城里长大。巴川是一个古旧落后的山区小城,小城的街道又脏又窄,很多地方因年久失修而致使地面坑坑洼洼的。房屋大多是多年前修建的。街边的路灯大多被调皮的小孩扔石子砸坏了。墙角边

胶格儿小说特辑:灯火之青一生亡

胶格儿小说特辑:灯火之青一生亡

碧鹿 胶格影评 文|碧鹿 1967年,在某个焦躁不安的清晨,溪尔接到上面来的通知。这一刻等了很久,而当宿命于某一瞬间真正降临时,它又如此不真实。北国的雪一直在不停地下,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止。然后她跟着队伍,三三两两挤上火车,坐了两天两夜,终于来到南

胶格儿小说特辑:藏蓝织里

胶格儿小说特辑:藏蓝织里

想起高中时读过的两个故事:一位石女喜欢上了一位天葬师,他们的恋情最终没有结果。一位汉族女子嫁给了一位尼泊尔商人,嫁给他后,得到的却是商人日日的家暴以及每天干不完的活。于是我才写下这个故事。 突然觉得人生最好不过相遇,最坏却是相遇的美好变成相

胶格儿小说特辑:远别

胶格儿小说特辑:远别

匕鹿君 胶格影评 写在前面: 之所以会写下这篇《远别》,是因为要纪念某些东西,高二的时候,我构思过一篇长篇小说,讲的是一个流窜于中越之间的毒贩与一个女人的爱情故事。不知为什么,我总是对知青有一种偏好,我喜欢那个富有悲剧感的年代。(当然,我很low

胶格儿短篇特辑:死亡随笔

胶格儿短篇特辑:死亡随笔

文|匕鹿君 如果在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年纪,首次执笔,我定然将我心中的感情源源道出,以此纪念那些埋在时光中死去的亡灵。 如果在一年前,满世界的重压倾覆在我的身上,我撑过太多迷茫的昼夜,手中拿着苦涩的笔,重重地闭上双眼,厌弃这个面目全非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