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格儿短篇特辑:我的高考与我的生活

胶格儿短篇特辑:我的高考与我的生活

感谢您的阅读,祝您阅读愉快。 几日前,在朋友圈里看到一则消息,大概是一位高二的学生,因熬不住高考的压力,坠楼而死。 我突然想起我的高中,我在多么庆幸一路走来有那么多的朋友相伴。彼时我们早已各奔东西,去了不同的地方,又重新认识了许多新的朋友,

胶格儿短篇特辑:一次彻底失败的倾诉

胶格儿短篇特辑:一次彻底失败的倾诉

这不是影评,只是一次极不完整的倾诉。且不是我的真实经历,纯属虚构。 文/匕鹿君 每一年的十一月,我总会去庙里祈祷,唯独去年例外,因为那一年的十一月,我已经进了大学,告别了我的故乡。幼年时我体寒,江南小镇淫雨霏霏,母亲总喜欢带我去佛寺,让我跪在

南秀山:黑牛两放新娘(小小说)

南秀山:黑牛两放新娘(小小说)

南秀山 腊月二十八,家家户户贴门画。黑牛家中的大铁门上竟贴上一幅红纸黑字的大双喜。 黑牛三十出头,墩墩的个儿,又黑又胖,身体壮得象头犍牛。黑牛从小死去爹,他和娘相依为命。以前是因为家中贫穷说不上媳妇,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实行责任田,搞科技

小说看台|| 王念夫:爸爸的盐(小小说)

小说看台|| 王念夫:爸爸的盐(小小说)

王念夫 小明放学回来,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一头扑倒在床上,先是哭,后是睡。哭了睡,睡了哭。两天了,也不愿吃东西,这可急坏了奶奶。 小明的妈妈去党校学习去了,两个月了还没有回来。爸爸是一个大单位的头,小明也不知道是什么官,只知道每天回来很晚。

南秀山:一场特别的婚礼(小小说)

南秀山:一场特别的婚礼(小小说)

南秀山 英的婚期越来越近了,她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峰在武汉疫区打工,怎么办呢?英愁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一天傍晚,英走进爹娘房里,对二老说:爸,妈,婚期能推迟吗?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过去再结婚?爹说:吉日是选定的,婚期不能变。这件事等峰回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