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金福:我实在伤不起

张金福:我实在伤不起

张金福【贵州余庆】 我实在伤不起!张哥望着我说。 我看了看张哥,心中又生一种疑念,而这种疑念,每次都给张哥带来一生伤痛,带来一生遗憾! 我知道,张哥有仙家,这还是张哥年青之时,在晏兴芬家闹的,虽然晏兴芬和我是老表,我和张哥也是老表,他们两个都

过子泉‖小说‖ 关于水

过子泉‖小说‖ 关于水

作者:过子泉 郑小小,从小有爷爷奶奶带大,没进过幼儿园。他的文化启蒙老师,即有爸妈,爷爷奶奶电视担当。尤其受拿国务院津贴郑爷爷影响最大。 自从进校园读一年级后,他和同班同学一样,只要感冒流行,总也免不了。学习作业,一天比一天多,刚读了=个多

柳恋春:1983年的散伙饭(短篇小说)

柳恋春:1983年的散伙饭(短篇小说)

柳恋春 队长老钟深感时不我待,他说,时间恐怕来不及了,今天晚上吃散伙饭,一家人两个的来一个,四个的来两个! 队长老钟站在村口大榕树下,这个时候是派工的时候,人到的相对整齐,他是大着嗓子这样说的,由于他的声音过于高亢,立时引来一阵欢叫,吓飞了

杜素焕:大门小门(小小说)

杜素焕:大门小门(小小说)

杜素焕 不知哪一天,家门口的新华书店大门一侧开了个小门,门上横立金字招牌:书店超市。 习惯性地走进书店大门浏览最近新书,却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小门。小门与大门之间内藏玄机,于拐弯处,于不经意间悄然而过。顿时,我想起韩信计策中的明修栈道,暗度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