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梦见一个被狼狗挡住的山体滑坡女人梦想着站得更高

2019年12月03日 好词好句 暂无评论
摘要:

突然间惊慌失措,即使日落的余辉还在我的窗台上,穿过蓝色的窗帘,投射在浅蓝色的墙上,仍然让我感到有点温暖。我想象我所处的空间就像一个悬浮状态,直立漂浮,所以我无法抓住,无法抓住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突然间惊慌失措,即使日落的余辉还在我的窗台上,穿过蓝色的窗帘,投射在浅蓝色的墙上,仍然让我感到有点温暖。我想象我所处的空间就像一个悬浮状态,直立漂浮,所以我无法抓住,无法抓住任何东西,而且独自一人。

我想来,这种感觉已经困扰了我很长一段时间,一个沉淀的过程,逐渐深化,坚定,最终,无懈可击。所以,我自己变成了两个,身体在渐渐沉淀中与世界形成了和解,心脏逐渐疏远了世界,或者这个空间,或者,也许是因为我很慢,我被这个空间所抛弃。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恐慌一直植根于我的内心,就像一种只属于深夜,昏暗,漫长,不可触碰的沉默。

健康,应该是一个动词,不仅是来到这个世界的手段,而是生命的整个过程,每一次离开我们生命的意义都是一种“生命”。每一次经历,每一次成长,都像是世界上第一次到来的呐喊,恐慌和不确定,以新的态度,害怕地盯着周围的陌生世界,尽一切可能。震惊内心恐慌的分贝向全世界宣战。但是,我们最终会发现,这种表现我们弱点的方式只会给我们带来安全感,所以我们学会了笑,学会表达,学会利用,并学会主动。

如何准确表达这一步?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与世界的和解。每个人的才能都是不同的,所以在这个“生活”过程中,我们会看到不同的世界。这只是和解进程中的一次痛苦经历。这是对自己的一种否定。它是在渐进过程中失去力量,淡化意识,从而麻木,使我们最终承认我们是弱者,并选择接受被动选择被动进入当前环境。然而,毕竟,我们不愿意承认我们是无能为力的,所以我们把它概括为一种称为领域的和平或聪明的名字。我们已经意识到我们已达到某个领域。事实上,这只是一种伪装,一种躲避现状的瘫痪,为自己寻找借口,制造一个身体,并在内心和现状之间形成一种形式。媒体也是世界的敌人和朋友。

事实上,真正的恐慌并不是因为某些事情,而是因为这一事件已成为导火索。在声音被吹灭之后,它迅速爆发,杀死了我们不愿意面对的不情愿或者伪装的层层。让矛盾无处可见。这就像婚姻本身,一开始,我们都有某种初衷,但在这条道路上,它逐渐成为一种责任,然后成为一种程序。最后,它变成了正常状态。就像生活和死亡一样,一日三餐,成为一个必须实现的过程。也许我们也尽力改变,但渐渐地,我们发现这只是一个沼泽地。越难,它就越深。渐渐地,我们学会了和平,并学会了观察,只是发现事实上,“生命”是如此,只有冷静下来,才能看到它,或者进一步看到它,逐渐扩大在心底的绿洲,拖放在眼前,只有和平,这样脚底就不会下沉得更快,这样绿洲就会逐渐延伸,毕竟沼泽就在脚将被覆盖,绿洲将被带到心脏的底部。

因此,我们的意识中有“清晰”一词。我们逐渐发现了生命的本质,我们可以看到将会有一个长期的离开。无论是儿时的梦想还是远方的亲戚,它都会对脆弱的神经形成沉重的打击,让我们有点平静。内心还有另一种恐慌。可以慌乱并且不会持续太久,就像半夜浑浊的酒杯一样,最终会在晨光中跳起来消灭昨天的忧郁。这是时间的和解,对“死亡”的无能为力,我们必须面对的生活的正常性,或者必须出现的勇气。毕竟,我们仍然站在晨光中,我们将追求阴影并追随光明。

最后,我们与周围的一切形成了和解。我们通过生与死看待人性,逐渐抛弃了我们不想触及的各种事物,并将以前的叛逆收藏带入了世界。

因此,“生活”变得“活着”。生活,当它是一种遗弃时,我们将粉碎我们原本想要或希望的东西,重新组装我们的生活,我们将被我们中的一个抛弃,但这是我们最初的心,是世界上第一个。为了生活,我们逐渐将原始的清洁和纯净转向底部,并将其称为增长,这被称为依赖于走在这个世界。朋友的初始定义是什么?一种互信和一种支持,逐渐地,我们会有选择地交朋友,在这个选择的过程中,我们会自动阻止与之不同的生活轨迹。人们,爬到他们想要达到的高度,讨人喜欢。我们还为我们的行为找到了一套修辞,称为放弃无效社会。什么是有效的?我们可以看到或触摸一些诱惑,我们可以看到未来可能获得的回报。这不再是最初的“生命”。生命是我们自己的心脏,“活着”是一种卑鄙的膝盖姿势,向世界屈服。

夕阳已经消失,浑浊的夜晚爬上我的窗户,试图让我以一种混乱的方式在夜晚睡觉。它肯定会成功,因为我只是一个凡人,即使我能清楚地看到它的本质,我也必须屈服于它。刮风,摇曳着窗下的阔叶,想来,那就是树的“生命”,以自由漫漫的方式走向它的空间;但那也是它的“活着”,注定,只有在风中根深蒂固,牢牢抓住你脚下的地面,仿佛它被称为选择性约会,它必须依靠地球来完成它的生活使命。

每个人都像一个草率和独立的个体。毕竟,我们都必须共同生活。工作累了,我们可以休息,我们可以选择我们认为更舒适的环境,但我们都努力“活”。因此,“盛”是一种理想。这是我们对未来生活的期望和渴望。这是一种延伸。它是一个放大镜,放大了我们想要无限地引导我们“生活”和“生活”的生活。它也应该是一种信仰,一种“活的”精神支柱,让我们看透世界的不完美,同时仍然相信完美是前进的。

毕竟,我在这个晚上选择了混乱,我选择了变得脆弱。但毕竟,我希望带来“生命”。我相信我想要的生活会在前面叫我;我也必须“活着”。 “在此之前,在所有事情发生之前,选择与我周围的人在一起。除了生活,我相信我们将坚持原始的”初衷“,让每一个”活着“终生。

树叶还在摇晃,这个朦胧的夜晚让我想起我还活着。当然,我也相信今晚,是不是以自己的方式“活着”?

可以在黎明的黎明时分出生,仍然在前方。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