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卡通美女被虐待吮吸梦想着她曾经居住过的房子卡通照片大全京港博览会

2019年11月11日 好词好句 暂无评论
摘要:

一盏油灯放在屋子中央的桌子上,昏黄的火苗在闪闪地跳动着。屋子里呛得厉害,旱烟卷烟纸烟发出的烟雾布满了屋子的角角落落。烟雾中依稀可见一圈低头沉思的脑袋。今天夜里是村里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一盏油灯放在屋子中央的桌子上,昏黄的火苗在闪闪地跳动着。屋子里呛得厉害,旱烟卷烟纸烟发出的烟雾布满了屋子的角角落落。烟雾中依稀可见一圈低头沉思的脑袋。今天夜里是村里开会讨论分树的事。为了栽松树苗,村东头那几棵大樟树已经砍倒了;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把这些树分掉。

“大家发言!都这么死猪样的能解决问题吗?”村长见许久没人说话,火了。

“火顺叔,你年纪大,又是老共产党员,你说咋办?”村长目光盯着火顺,火顺坐在离桌子较远一张小方凳上,这时他站起来,咳了一声,说:“咱们村有二十多户人家,树却只有那么七根,可说是狼多肉少;再说树也有粗有细,分不匀称,我看还是照老办法,抓阄吧!”说完又坐下去抽烟。

满屋的人抬起头来,都在私下议论这个建议。
村长环视了一遍大家,说道:“谁还有什么意见,说出来大家商量。”听村长这么一说人们又都静下来,没一个吱声。村长走到全村最穷的鸭老倌跟前问:“你呢?”鸭老倌抬起眼皮:“我放了几十年鸭子,又没文化,斗大字认不得半个,能有什么意见,就听火顺的。”村长又走到其它人面前一一问过,基本上都没问题了。最后他双手一拍“好!就这么定了,抓阄!”事情终于得到了解决,大家都松了口气,一心一意地抽烟。现在只等看自已的手气红不红了。

村长从他儿子的写字本上撕下一张白纸,裁成了小块块,又从铅笔盒里找出半截铅笔头,在纸块上分别写上了“有”或“无”。
最后,他一边用双手搓着纸团儿,一边朝大家说,咱们把话说在前头,这二十多个纸块上,有七个写了“有”字,其余都是“无”字,抽到“有”的得树,抽到“无”的怨倒霉去吧。另外,“有”字上都编了号的,树也按粗细顺序摆在了仓库门口,咱们就从一到七号按粗细抬树。说完他把搓好的纸团放在手里混了一混,然后往桌下一抛,“大家动手拿吧。”

七手八脚,纸团拿完了,大家正在忙着拆开自己抓到的纸团看看是“有”还是“无”,突然,有人喊了一声:“火顺,你搞什么鬼?”大家惊奇地朝这边看来。
“鸭老倌让你帮着他看看纸块上是'有'字还是'无'字,你就欺负他不识字,把纸条换了,嗯?”

一听这话,刚才已沉默的村民们沸腾起来,“象话吗,就这么搞鬼?”“一根树就那么重要吗?”“真不要脸,有本事跟识字的换纸块啊!”“还是党员呢,没见过这样的党员。”大家七嘴八舌的骂开了。

村长走过来问:“火顺叔,当真换了吗?”火顺仍是那副样子,抬起头:“换了!”说完又低头抽烟。村长大骂一声:“你给党的脸上抹黑!”说完从他手里抢过纸条,一看,他惊奇地发现上面写的是个“无”字,旁边的人也都大吃一惊;村长又从鸭老倌手里拿过来一看,他发现上面赫然写着自己的亲笔字:

“有,一号。”

桌上的油灯仍在跳动着昏黄的火苗。越来越浓的烟雾中几张羞愧的脸已经扭曲得变了形。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