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小说林】丢魂

【小说林】丢魂

一个贩卖假钞的人,挣得一笔钱后,荣归故里,衣锦还乡。由于他的家乡地处偏远,到达镇上时,天已经黑了,离家还有十多里山路,路上,经过一片坟地。 由于天黑,又是一个人,走着走着,他有点发悚,脊梁骨直冒冷汗。心想:哎哟,这寥天地里,可别有啥脏东西了

NEW

刘明月:【小说林】择偶

刘明月:【小说林】择偶

文/刘明月 古典高雅六坡顺水的榭亭花园,廊檐高摮的琉璃瓦泛着金光。雕梁画栋的七彩穹顶,粗壮圆硕的大红廊柱,张牙舞爪的紫釉双龙绕颈含珠相互嬉戏,灵动华丽的榭亭廊檐外小河潺潺,垂柳飘逸,絮穗缠绵。榭亭下,一组古香古色的石桌、石凳旁。一袭装束妖艳

NEW

【小说】苦花生

【小说】苦花生

(五) 走进村里,已是午后半晌。 村里的小路还是那样的窄。 路面上露出浅浅的小水窝,不像干路那样好走。 这里原来是一家农忙时晒粮食的场子,小时候,小孩子们在这儿玩过捉迷藏,打沙包,跳皮筋这儿好宽敞,玩的也开心。现在已被人们堆满了摘过果的花生秧。

NEW

【小说林】攻“关”

【小说林】攻“关”

秋日的午后,钱老板悠闲地斜躺在真皮转椅上,他嘴里噙着一根粗大的深棕色雪茄,几颗金牙时隐时现。赵经理那边的货款也快该打回来了吧?这都快三周了,说好了货到两周就打款的。那可是一百多万块钱的货啊!利润也很可观啊!想到这儿,钱老板又美滋滋地吐出几

NEW

【小说林】干部下乡了

【小说林】干部下乡了

中午放牛回家,见爹正忙着扫地,桌子擦得一尘不染,桌布洗得雪白如新。奶奶正忙着在择菜,来到厨房,见妈妈正在拔鹅毛,我不禁想:怎么,家里来客人了? 忽然,我一拍脑门,哎,我咋给忘了呢!这几天,俺村附近的山上,人们正在挖山,当然少不了当官的来指挥

NEW

【小说林】拔牙

【小说林】拔牙

文/赵文俊 俗话说:牙疼不算病,疼起来真要命。 真真是应了这句话,佟鑫自小因爱吃甜食,又不注意口腔卫生,一不小心患上了龋齿。 多年来,时常被牙疼折腾得寝食难安、痛苦不堪的佟鑫,采取药物治疗、充填治疗、偏方治疗,该想的办法都想了,可就是不能彻底

NEW

【小说林】 江三儿逗妻

【小说林】 江三儿逗妻

文/刘明月 江三儿是个有名的活宝,时不时地总好逗人拾趣。一天不说两句俏皮话,不出俩鲜点子,觉都睡不着。 一天下班后,他见老婆还没有回来,就又想逗逗她。他把熟透了的苦瓜瓤,抹在自行车上,远远看去血红血红的。然后,拨通妻子小娟的手机,故意捏着鼻子

NEW

【小说林】“小诸葛”嫁女

【小说林】“小诸葛”嫁女

文/任汉平 上世纪七十年代,石头镇一老汉,识文断字,说话做事有条不紊,见解独到,人送外号小诸葛。 小诸葛常说:打发闺女比儿子娶媳妇还要难。还要操心。人们不解:怎么打发闺女还难?难道提着猪头还怕找不到庙门?只有剩下男,哪有剩下女?小诸葛笑了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