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二婶的爱(小小说)

二婶的爱(小小说)

二婶的爱(小小说) 文/祖福林 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往事如烟,太多的坎坷和欣欢唯有二婶的叮咛和爱忘记不得。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 母亲早早离开我们留下姊妹六个。最大的姐姐才十六岁,嗷嗷待哺的小妹刚刚九个月。全村人都可怜这帮孩子该咋

NEW

野菜情节(小小说)

野菜情节(小小说)

野菜情节(小小说) ◆◆ 作者/芳草萋萋 仲春时节,晨光明媚,叽叽喳喳的小鸟唱个不停。小区一块 空地上郁郁葱葱,灰条条、苦苦菜、蒲公英 三五个相熟的妇女,热情地打着招呼,手脚麻利地挖野菜。 灰条条叶大肉厚,挺好!张姐道。 可不,苦苦菜嫩嫩的也不错

NEW

寻觅 = 秋风骤起落叶轻 /园中黄叶随漂零

寻觅 = 秋风骤起落叶轻 /园中黄叶随漂零

寻觅 文/学海 秋风骤起落叶轻 园中黄叶随漂零 天涯海角觅知音 难觅一位可入心 时光清浅孤低吟 霓裳飘舞伴琴音 诗意深邃寄无语 点点滴滴述心境 流年 文/学海 寂寞深院阡陌风 美梦渴盼祈祷中 流年奇事若尘埃 秋风落叶别样红 咏荷 文/学海 晚风拂柳月满庭 荷塘

NEW

拉着霞妹见萍儿(小说)

拉着霞妹见萍儿(小说)

拉着霞妹见萍儿(小说) 文/鬼手 这是20年前的事了。 那年腊月二十四,我要与霞妹结婚了。二十那天早上,我与对象,就是女朋友霞妹说:〃二年前,我有过一个女朋友,初恋真的刻骨铭心!如果你同意,你我一起去看看她,也是告别过去。〃 霞妹点头答应了我。

NEW

他们曾是洗澡的一对“澡友”

他们曾是洗澡的一对“澡友”

洗 澡 作者:闵长富 他们曾是洗澡的一对澡友,因为仕途的差异而分道扬镳,当官者退休后成为一介平民,原来的平民还是平民,他们又在洗澡上殊途同归,但,曾经疏远了的感情还能弥合吗? 那是2009年,秋。 他,手提标有建设银行的广告提包,里面装有几件内衣、

NEW

一个人的同学会

一个人的同学会

他们的同学少年,恰逢社会最动荡的年代,也是选择最多、个人命运最难料的年代。一步之差,往往就要付出一生的代价。因此分手半个多世纪了,他们从来没有过同学会,也就不难理解。 但这并不妨碍青春的鲜亮和浪漫,相反因为报国的热情与救国的责任,使他们更加

NEW

没有爱情的爱情故事

没有爱情的爱情故事

一个浪子式的朋友在酒后为我说了一段往事,并不香艳,但是很美。 抗战时期逃警报,他在防空洞中邂逅了一个少妇,相处不过半小时,互相连姓名也来不及问,但他在数十年后仍为之荡气回肠。这不是浪子的艳遇,是爱情故事。 当时炸弹声、机枪声和高射炮声在头顶

NEW

老沉,我自己走

老沉,我自己走

把《南非Travel Guide》搁到书吧结账台时,我听见一个声音说:彩虹之国,好地方! 我一抬头,就撞见了那双睿智的眼。后来,我叫他老沉。 老沉本姓沈。叫他沉,是因为他曾带给年轻的我深沉的感怀。那时,通常是他说话我仰望。 更多的时候,他对我说:傻丫头,

NEW

《盼望一场大雪》(小说)

《盼望一场大雪》(小说)

《盼望一场大雪》(小说) 文/ 刘占林 腊八的夜,是个难熬的不眠之夜,苦苦地盼天亮,但又怕天亮。 这一夜,他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大脑里,翻江倒海,天南海北,没放寒假,亲家母重病住院,儿子儿媳妇打来电话,催妻子去海南待小孙子。妻犯了愁,她走了,商

NEW

笑看红尘醉 31章,反转人生,从8000元开始

笑看红尘醉  31章,反转人生,从8000元开始

纪实小说 笑看红尘醉 31章,反转人生,从8000元开始 作者|孤落红尘 1 启动离婚模式 也许,老天觉得自己玩够了,终于对我网开一面了。2017年,这一年我35岁,是我命运的转折点。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别人三十年就可以河东,我却用了三十五年。 年初,我